【獨家訪談】赫拉利的歡歌與悲歌

2018-11-02 17:39:16 星期五  來源:

news_16255_5862993ef221e812bd7e57acefded2ca.jpg

  

  尤瓦爾·赫拉利快步走來,身邊簇擁著經紀人、翻譯和出版商代表。與之前在媒體露面時不同,這個以色列學者沒穿深色上衣。他換了一件淺藍色襯衣,看上去少了些許嚴肅。我們握手寒暄,他露出略顯羞澀的笑容。人們可以裝出許多情緒,唯獨羞澀并無必要。

  預約談話的過程,已經讓我對“全球暢銷書作家”有了直觀感知。他的時間精確到15分鐘、半小時。承蒙關照,留給我的時間選擇更自由些。我回想了研究生畢業以來經歷的風風雨雨,沒有一縷風一滴雨是跟英語有關的,索性不自取其辱,萬一大家得靠肢體語言交流就尷尬了,便選擇只聊一個小時。

  這是與他談興正濃時,最為后悔之處。

  每年來中國,赫拉利都會被行程所累。據說,2016年那次,他甚至在密集的采訪中暈了過去。我的采訪,是赫拉利今年來華第一站。那天凌晨他帶著團隊抵達北京。起床后,在房間做了整整兩小時冥想,才抖擻精神來見面。冥想不是為了應對我等來訪者,是他過去18年里的生活習慣,日復一日不曾間斷。

  我拿赫拉利在中國的遭遇開起了玩笑。時至如今,他已躋身世上出場費最高的演講者之列,這是作品暢銷全球帶來的好處。壞處是2017年他在演講開頭開過的玩笑,只有在中國,一個學者才會像搖滾明星一樣出場。那場演講我記憶猶新。北京東三環富力酒店,激昂的音樂突然響起,在閃爍的光束中,大門對開,他從隧道中走來,上千觀眾連聲尖叫。人群如遇先知。

  再一次,赫拉利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。畢竟是暢銷書作家,他沒有批評任何讀者,轉而分析說,這三本書受歡迎,說明全世界的人都關心全球共同的議題,關心人類和人類所面臨的共同挑戰。但他最不希望的,是大家把自己當作一個guru,一個無所不知的權威,卻失去了判斷力。權且翻譯guru為“上師”吧,畢竟是源自印度的詞。

  一個漂亮的圓場。

  

  我加大劑量。赫拉利同所有暢銷書作者一樣,面臨著來自各界的質疑。有些是在專業領域內的,畢竟赫拉利敘事方式縱貫古今,幾乎進入了所有顯而易見的領域。有些則質疑他對未來太過悲觀,這些論斷并無當下可見的技術基礎。

  我問,一個愛做預測的歷史學家,一個時不時以科技為人類唱悲歌的學者,作品與科幻小說有何分別?

  我又問,假若如你所言,人類可以突破生物體自身限制,安裝十條胳膊,有兩條如拳擊手一般,有兩條依然用來寫作……你會安嗎?

  我還問,你才這么年輕,如果永生技術在有生之年實現,會作何選擇?

  我追問,永生之后人類其實面臨道德困境,比如過去說“我永遠愛你”,大概的時間長度是五六十年,未來如果變成500年,跟另外一個人相愛這么長時間,會不會變成一個恐怖故事?

  朋友,你問他的回答?咱們這是一篇成熟的視頻推介文案,怎么會直接說出來呢。

  

  赫拉利屬于那種最聰明的對話者。上一次產生這種感覺還是面對馬云。盡管在訪談中,赫拉利斷然否認曾受商業領袖的影響。

  我們這場談話,從其不可估量的人氣,一路深入技術、政治,最終進入無法回避的意義探尋。有關全人類的隱憂與歡歌,個體的意識與救贖,現實與理想間模糊的可能性……他答得遠比我預期坦誠。

  赫拉利新書其實英文不叫《今日簡史》,可直譯為《21世紀的21堂課》,最后一堂課分享的,正是他借助冥想探索人生。

  其實細究下來,除了冥想,他一年還有一至兩個月的清修,在寺院中遠離手機、書本,靜靜感受自我。他平日運動是瑜伽,飲食是素食。我開玩笑說,你更像個印度人。

  其實我本意是,此公讓我想起喬布斯,一個同樣熱愛禪修、素食的聰明人。二人在對意義的探尋中,皆于有我、無我之間反復。這番對比只有標簽意義,兩人雖都信徒眾多,但赫拉利這個歷史教授,離證明自己的歷史地位還有很長一條路要走。哦,與智能手機發明人的另一個對比是,他從不用智能手機。

  過著如此特別的生活方式,讓赫拉利身材清瘦。這讓我,一位熱愛肉食的訪談者很為難,生怕因為胖瘦這么膚淺的原因,讓朋友們錯過直抵心靈的探索。

  你可先看個短的感受一下,比如赫拉利竟然不用智能手機——

  以及,雖然奧巴馬推薦過他的書,但他覺得川普永遠都不會——

  但是,最值得推薦的,還是這長度僅僅只有才50分鐘的完整版。祝大家愉快。

  策劃/獨孤九段 司徒格子

  拍攝/百里云鶴

  制作/百里云鶴 柴雅欣 侯顆

  鳴謝/中信出版集團

邢臺日報、牛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

獨家授權邢臺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。

相關新聞

廣告加載中...
极速时时彩官方开奖